原生态户外运动俱乐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68|回复: 13

(转贴)关于灵山事件的情况说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30 16: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于7点35从苹果园出发,在车上和队员说了这次的行程,所有队员只能到达五指峰原路返回,下午2点不管你走到哪里必须往回撤,及一些注意事项,如脸冻得疼时候搓搓脸,保护好手和耳朵,发现手和耳朵发木的情况,用手搓热。在队员做完自我介绍后,我又再次重复强调了行程和下撤时间,落实车上有7部手台,没有手台的队员要尽量和有手台的队员一起行进,有什么情况及时抄领队,手台频率为437.800,我们于11点到达下马威,当时天气状况良好,不觉得很寒冷,微风。大家都穿好装备,照了合影后开始上山。

   马云飞带领大家走前队,中队安排小鱼司令和Porkwin(我们都叫他小猪)居中协调,我是收队,向五指峰进发。下午2点我呼叫马云飞前队有多少人?你现在在什么位置?马云飞回答:加我一共5名队员,我们在五指峰,我说你带着大家往下撤,不管你在哪里必须往下撤,马云飞回复说往下撤,再次呼叫中队“小猪”他的范围内有多少人,现在在什么位置,小猪回答:我身边加我有6名队员,现在在去往五指峰的山下,我告诉他你现在带领你身边的队员往下撤,他回答抄收,带领队员下撤,我安排小鱼司令带领24名队员开始慢慢下撤,我和队员“是谁”站在原地,继续抄收马云飞,询问是否下撤,马云飞一直回答我已经下撤了。我等了一会也开始下撤,下午3点突然开始起风,吹起飞雪,天气很快变得很不好,风越来越大,并开始下雪。一路我都在抄收后面的队员,询问下撤情况,都在回答正在下撤,我们于15:40下撤到下马威坡上,可以看到公路,这个时候大部分队员都已经下撤到车里了,我抄收后面的队员,小猪回答我们已经快到下马威了,一起总共9人。我再次呼叫马云飞询问在什么位置,马云飞回答,我们正在下撤。

    16点20左右我下撤到车里,队员陆续的上车,让小鱼司令清点人数,说少3人,点名后知道少张春刚和无碍,继续抄收马云飞询问身边有多少人,马云飞回答加我共2人,一会儿发现队员张春刚出现在前方的公路上,这会儿我确定和马云飞在一起的队员叫无碍。不一会儿一个背包的队员(一起户外队的六月的雪的领队)向我们的大巴走过来,说在五指峰往下撤的时候看见一个背包就背下来了,后面还有你们的队员,现在山上风很大,能见度不到20米,你们安排几个体力好的队员去接应一下。我在车上安排了小鱼司令、是谁、houss1988和我共4名队员,带上急救药和头灯,手台,再次去接应他们,当时已经是17点了,因为我行进速度较慢,他们嫌我累赘,走到下马威山坡下他们就让我回去,我回到车上后开始和其他队员打110报警,并联系在北京市内的老张和龙女帮我寻求救援,北京110说我们的事发地点属于河北,要求我找河北的110报警。由于公路有冰,天黑后行车危险较大,为了车上队员的安全,我安排把大巴开到北京界,车上一直都在打救援队的电话,并向119、120救助,大巴在下山行驶到灵山的时候碰到120的急救车,我下车上了120的急救车,因为山上风很大路上很滑,120的车无法向前行驶,我只能坐在120的车上一直用手台呼叫山上救援队三名队员,询问被困两人的情况,因为距离太远只能用手机联系,山上救援队员回复说已经抄收到马云飞,因为风很大已经把下山的路覆盖了,他们找不到路,马云飞在搀扶队员(无碍)摸索往下撤。当时是18点40多,在120的车上待了会大巴车上的队员联系我说119的车开过来了,我就安排大巴车和车上队员返回北京。然后我上了119的车带路继续前进,前方因为风雪太大阻碍了交通,119的车无法往前通行,所有消防队员下车清理交通,我只能待在车上焦急等待,也一直在和山上的三名救援队员联系,三名队员已经有点体力不支。19点15分,为安全要求三名队员往下撤, 19点30分,三名队员因为体力不支开始往下撤,我准备请119的车前往下马威接应三名队员,21点左右三名队员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安全撤到山下了。后来遇到好心的司机开车把他们接到了小龙门派出所,他们也在积极的跟派出所说明情况求救。119车到灵山停车场,和清水派出所的民警还有当地熟悉地形的人一起商讨救援。不到22点老张联系我,说和绿野救援队4名队员赶到双塘涧路口。后来蓝天救援队的人员在灵山下面因为车无法上山,只能让清水派出所的人派车下去接应他们,我跟随车一起下到山下的120车上等待救援信息。

    以上是本次活动的基本情况和求救情况。

   

    00:15左右老张告诉我河北警方和小龙门派出所及绿野救援队4人在毒虫带领下已经出发去下马威开始搜救。23日早晨我到了小龙门派出所等待消息,小鱼司令告诉我7点多救援队全部下撤到山下,没有找到。老张9点多回到小龙门派出所说河北警方第二批搜救人员已经上山,上午老张不停的打电话,一直在协调各路救援队上山搜救。天行群里的朋友也纷纷打电话安慰我鼓励我,感谢这些领队和队友,我们之间虽然没有任何隶属关系,但是他们一直向兄弟姐妹一样在支持我。大约12点40接到张家口救援队的电话说人找到了,已经去世。我听到噩耗,紧张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和身边的小鱼司令一起抱头痛哭。后来知道老张已于12:30在小龙门派出所得到消息,在和警方商量通知家属等事宜。

逝者已逝,说什么也弥补不了我悲痛的心情!在此只能对他们的离世表示真诚的歉意,但是我真的做不了更多了。无碍是第一次跟队的队员,马云飞一起带队多次,感情很好,对于他们的意外离世我比谁都悲痛,但是没有补救的机会了。

再此我深深感谢武警、消防、森林公安、各个民间救援队对本次救援的大力帮助,对参与搜救的救援队员们表示深深的敬意,这么恶劣的天气你们辛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25: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转贴相关评论。

    无语到极致,这就是你的想法,这就是这几天你能想到的话
    1、我只能说我看到的只有解释和掩饰,毫无看到歉意和悔意,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你对生命的无视简直让我震惊。
    2、当我看到你那句“如脸冻得疼时候搓搓脸,保护好手和耳朵,发现手和耳朵发木的情况,用手搓热”,我*,这就是你个备案领队对于冬日灵山之行所做的准备工作,你的解释仿佛就是自己做到了准备和提醒工作!灵山这个冬日之行我想没有人会把手从手套里面抽出来去搓脸吧,手都冻僵啦!天呐,直到到了灵山山脚下你都还是这种安全意识!
    3、“老驴热身,老驴拉练”在你写的看来是个人就能参加,如果你真实的反应这次活动的实际情况,我相信大部分人不会去,可以说大部分人是被你忽悠去,这点你都没有悔意,没有自责????
    4、作为我们局外人实在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但是你自己好好想想,当那两个人在灵山求助无门的时候,极度寒冷和绝望的时候,当他们尚有一丝意识的时候是怎么想你这个领队的,究竟他们怎么评价你的,你敢想象吗?你敢面对吗?他们已经不能说话了,我们这些局外人想问问你,你到底有多少悔意和自责!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和天行队没有任何关系,也没参加过天行队的活动。更不认识煊儿。只是谈下个人看法,请勿拍砖。



   如果以上所述真实那也怨不得领队,通知下撤不下撤谁也没有办法。所有参加绿野户外活动的人都是成年人,户外有风险都应该明白。参加活动也都是自愿参加没有人强迫。大家参加户外活动不过是为了锻炼身体、增长见识、放松心情,户外领队不是警察也不是家长,领队已经通知下撤可是队员就是不下撤你能怎么办?何况是他答复的是正在下撤。领队也不能为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下撤而放下别的队员亲自去督促拉扯他下撤吧?我觉得这次事件跟天行队的组织有一定关系但不是绝对的关系,天行队不组织也有其他人组织,只不过是这次天行队遇到了这种突发情况没有应对好。这次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小飞没有听从指挥强行冲顶,遇到突发变故不能正确应对造成的。山里16:20已经要黑了,这个时候还有那么远的路还有队员受伤又没有头灯等装备继续下撤就是不明智的,这个时候应该果断的采取避寒措施(挖雪洞、堆雪屋)保持体力就地等待救援。如果正确应对可能会避免悲剧的发生。通过这个事件我们应该吸取的是教训,是以后该如何避免悲剧发生。我想绿野的领队培训应该再扎实一些,考核再严厉一些。不要走个形式发个领队证就完事。我也看过绿野培训的一些东西,感觉如果领队真的认真学习并熟练掌握是可以应付这些突发事件的。可是很多领队学习的时候就不认真,就为混个证。学完了就都还给老师了。打个比方,现在有多少领队会熟练的打绳结、使用GPS、单绳上升速降?又有多少领队会急救?包括人工呼吸、失温保护等。我有幸看过一次海猫、特种兵海洋等教官对领队的培训考核,感觉这些都是很实用的东西。领队们能不能为己为人认真的学习下,同时把你们掌握的知识技能教给队员们,让大家都掌握一些户外技能和常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2300海拔的东灵山在极端天气去挑战,应该做的准备工作应该也很多,看攻略,补给装备,找资深驴友咨询。我想如果你在发活动之前做了这些基本的工作,那么你应该会对此次活动的难度有所了解,那你的帖子为什么还要写的那么轻松简单,你的那个活动召集帖,我看了就是很简单很轻松,是个人就能去,如果你写的多一些实事求是一些,我想很多驴友会很认真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挑战这样的活动,并且很多新驴不会补给什么装备也不知道带什么装备,就这样去登灵山简直让人不能想象!你是拿人命在跟金钱赌!以上仅为个人观点,不代表绿野官方。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不想发帖,看的我有些愤怒了
   光想着赚钱了,拿别人生命考虑过吗,我相信副领队如果不顾队员应该能活着下来。
   2条人命,你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解释,一切都与你无关的样子,你不觉得满身的铜臭味吗,恶心吗,惭愧吗?
但是,反观你,除了赚钱就是赚钱,你考虑过别人的生命吗,拿别人生命当儿戏,出事了就一味的推脱和找理由,你愧对领队的身份!!!
   这种文章还好意思往出发,憋了半天就是推脱,你该认识下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领队有责任但是不是保姆!
  这句话我举双手加双脚赞同。
  但是!相比之下,我觉得更适用于AA队伍吧。
   这个可是个商业队!!!
  是收钱的亲!
  我见过有的商业队的领队都给队员背帐篷的!
  (当然,我不是说提倡这个,我的意思是说,拿人家钱,得给人家办事。起码保证活着领出来 活着带回去吧,这要求高么?高么高么高么?)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2年12月22日,我参加了天行队去东灵山一日往返的活动(第一次参加天行队活动),我于11:00上山,3:05下撤到下马威停车集合地点。我所经历的事情经过叙述如下:
    12月22日早上7:25分我到达上车集合地点苹果园地铁站D出口。上车后7:38分汽车启动出发,路上所有队员进行自我介绍。领队宣布了活动纪律和若干注意事项。马小飞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心情不错。司机驾驶的速度不快,11:00左右到达下马威处,下车前司机特意强调2:00必须下撤,煊儿通过麦克风重复告知所有队员2:00要下撤。下车后全队集合照相徒步开始。小飞带领前队,煊儿后队收队,中队也有人协调。我由于三周前刚参加过一次逍遥队组织的东灵往返,知道天气变化无常,灵山上有可能遇到极端天气所以一路上跟随收队ID:煊儿和ID:是谁在队伍最后。一路上进行过一次短暂的能量补充,在1:40分时我离开队尾加快了些速度,13:55分左右我到达一处草甸的山丘因考虑2:00下撤时限即未再前进,仅在原地转了转。当时见大部分队友在照相和进餐,当时还有另外一队驴友在附近就餐。当时天气正常,风较小(相比东灵山普遍的极端天气比,当时所处地点的天气算是非常好了),14:10分左右在草甸处我开始下撤,见到煊儿领队在招呼大家即可下撤,我询问煊儿前队是否已经下撤,煊儿回答,前队也已经下撤。我开始下撤不久就明显感觉天气开始变化,风力增大且夹有雪花。由于我带着BD冰爪下撤速度较快15分钟之内就进入了避风的树林里,路上虽偶有休息也仅用了55分钟就下撤到了下马威底部,在废弃的小屋里收起冰爪雪杖整理好背包于15:15分到达车上,当时车上包括我只有五名队员,当时山下天气也已经明显感觉没有上山时好,有风并且夹杂雪花,其他大部分队员应该在下撤途中,16:15分煊儿上车之前大部分队员已经陆续上车,清点人数时发现少3人,当时煊儿通过手台和小飞能正常联系,他们在确认未到三人的ID,小飞手台里报告:”和无碍在一起,只有两人“。煊儿很着急第三名队员的位置和处境,经过10分钟排查确认改名队员的时候,这名队员正好上车了。16:30分-16:40分时煊儿向小飞报告第三名队员已经找到,让他报告他们所在位置,小飞回答:”还在五指峰附近“。所有车上队员都很惊讶,估算他们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都很着急。小飞说:“有一名队员有点失温“。当时天色已经变暗,能预料太阳马上将下山。天气急转直下,风雪交加,气温下降很快。过了一会大约16:45时其他队伍的一人到车上放下背包说“山上暴风雪,能见度20米,他们的收队以为是弃包,帮忙给背下来的”,之后煊儿组织体力好的队员上去接应,加煊儿四名队员收集了全队的有用装备后下车上山。5分钟后煊儿返回车上,由于下马威处手机无信号,汽车开始缓慢行驶寻找信号,17:30开始联络市里朋友前来增援,并报110和119报警,车上人员都在通过各种方式查询救援方式和救援联络电话帮助组织救援。此段时间煊儿和上去接应的三名队员始终手台保持联系,三名队员反映风很大,雪很厚,气温很低。并报一路告位置在向前推进。18:20左右遇到120车迎面过来,煊儿为了组织救援征集了我的手台下车换乘120返回下马威,并嘱咐遇到119后通知她,19:00-20:00大巴车时走时停,车上大家或在议论或在通过手机查找和联络救援。此时,有队友确认格利高利B75背包是小飞的装备,里面有睡袋一个和其他装备。19:50分左右,119迎面驶来,我向武警同志讲述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并给武警留了煊儿的手机号。武警同志指示:”联络三名上山营救的人员即刻下撤,大巴车返回市区。“ 199随即继续前行赶往下马威。20:10左右大巴车开动返往市区。10点多到达苹果园地铁站。
    以上为我所了解的事情经过,不甚详细,仅供参考。本人对小飞和无碍的遇难非常难过。不发表任何观点和评价,也拒绝任何媒体采访和求证。此文仅应煊儿领队请求回忆当初事实经过。 @白色墙角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通篇都是在为自己开脱,有意思么?

1.没有具体的计划和行程安排、没有任何应急预案和应急下撤路线规划;
2.领队自己甭说是这个季节,就是其他季节也完全没有走过这条路线;
3. 没有GPS和实际有效的地图,对地形完全处于无知的状态;
4. 完全无视各大媒体无数次的不厌其烦的低温预警,仍然冒险带着那么多的菜鸟去爬雪山;
5.30多个人的大队,这种强度的活动仅仅只有7部手台,您那什么去控制整体队形和全队的内部沟通?正是因为你们的沟通问题,才最终直接导致山上2人失去唯一的自保物资!
6.完全不知道日落时间而一味地追求队伍实现路线,请问您:知道到当天的具体日落时间么?那么必须夏撤的关门时间又应该是什么时候呢?
7.对于你所叙述的你和那两个人的对话内容,完全不可信!如果拼顶,必然会告诉大家自己要去做什么,留着包干什么。藏着掖着的,完全不符合逻辑。





既然有勇气出现,那么再推卸责任就没有意思了。没跟人都理所应当的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该负的责任。希望你能把那天真实发生的事情在这里实实在在地说清楚,这样才会有利于挽救更多的生命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教训与反思- 一个普通驴子的灵山事件簿”

       ---转自绿野户外网飞翔的大鸟
            
  灵山,小飞,无碍,绿野,救援,极度冰寒,风吹雪,冻伤,死亡。
  这几乎已经是这几天以来我生活中的主干。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记忆都会越来越模糊。有鉴于此,我觉得有必要尽早做下记录。
也许思绪是凌乱的,但我觉得很有必要做起来,也希望不仅对我,也对大家都有所帮助。




   回忆一:轻率自大的报名。
   背景:个人有一定户外资历,去过几次5000以上海拔地区的长途露营,穿越,几次单枪匹马在高海拔陌生环境探路,在北京周边参加过几次2.0以上的徒步活动,参加过马拉松,平时有大量的单车,游泳,爬楼梯,力量训练等,对自己的体能和野外能力有较高自信。
动机:世界末日后一天,需要安排点庆祝活动。今年冬天就没有上过山,有必要出来散散心。
   选择:考虑到近期运动量一直特别大,出于户外活动”留有余地”的习惯,选择1.5这个强度较小的级别。没去过灵山,所以选择灵山。看了下天行队的活动,人气不错,热闹,距离只有十公里,爬高一千多,自忖平时的话三小时走完绝对没问题,即使是冬天气候不好,四个小时也差不多了,于是报名。
具体准备:可以说毫无准备。由于盲目的自信或者说自大,不但手电头灯镁棒打火机保温毯白药喷雾剂等没带,连登山杖都没带。手套是一个挺薄的战术手套,土匪帽,一套迷彩作训服,外面一件伞兵外套,一双户外中腰鞋,一个迷彩军包,在苹果园物美店采购了补给:八瓶水(按照八九月份走1.5的耗水量),100克牛肉干,一小条巧克力和100克面包,这就上路了。
    心态:相当放松,在车上还和旁边开玩笑,说之所以世界末日没来,是因为我许了愿要吃到切糕,现在我网购的切糕还没到,云云。
变化:快到地方了,逐渐意识到自己有点轻率。这个天气,这个队看起来如此休闲(我旁边的就没任何户外经验,穿着条牛仔裤就来了),其他人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很多也都是新驴,甚至第一次出来。后来我讲了夏子的事,提醒风险,下车捡了根老乡柴火垛的木棍做登山杖。等过了下马威,逐渐感觉到准备不足,首先就是右手冻了。手套太薄,木棒导热,手指早早就开始麻木。这也是最后手指冻伤的主因之一。
灵山的雪情和天气变化万千。走到五指峰之后,上到迎风坡,我逐渐感觉到自己太了。这个地方开始,天气已经不是简单的恶劣能形容。一个关键性的事件:前队剩下的四个人中,一个哥们率先提出下撤,理由是已经2点10分,距离天黑比较近了。我马上同意。
我这个人天生容易想多,大一的时候来灵山,早晨下雨,我就没和同学一起上去,而是和不愿上山的留守人员打牌。之前户外活动,也有好几次面对所谓标志性地点,我仅仅出于谨慎的考虑选择放弃。这一次还是一样。我们上来用了三个半小时,下去呢?上山容易下山难,何况要考虑一些意外,而且天气开始变了,再往前,哪怕四十分钟,都可能造成难以预料的后果。小飞已经冲了一半,但我们这时候再上就有些来不及了。
一致同意,下撤。
   事后来看,这个决定也许在很大程度上挽救了我们四个人。
   反思:一个轻率自大的报名,马虎到极点的准备,到了主峰面前,可以说死神已经悄悄逼近了我的身边。但关键时刻一个谨慎的决定,把一切拉回到了正确的轨道。
正所谓户外有风险,行动要谨慎。退却不是懦弱。
健康地活下去,才是户外真正的目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二:对领队的迷信,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背景:早年刚玩户外的时候,属于比较无组织无纪律,仗着年轻身体还行满山乱跑,被批评还挺不服气。后来不这么搞了。我知道自己虽然体能还可以,但户外经验,尤其是特殊环境背景的经验很匮乏,所以很相信领队的经验,基本就认准领队最大。

   表现:领队走,我就跟着。他让这边走我就这边走,让停就停,让撤就撤。结果就是,小飞一路闷头跑,我一路跟着。

   转折: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小飞选择了放下包轻装冲顶。这个决定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也开始对他有些质疑。因为这时候我已经知道他没来过,而且整个前队都没来过。五指峰多远,主峰多远我心里没数。高海拔地区和山区经常是下午变天,一旦起雾,这又是雪天,再来点风,脚印没了怎可认路?再说我自感体能没任何问题,于是谢绝了放下包的建议,选择继续背着(反正主要就是那些水)。

不过,还是基于一贯以来对领队的迷信,我也没有挑战小飞的决定。我想他一定是有足够把握才这么做的,自己算个P,操哪门子闲心,管好自己就行。

不过,也是对小飞这个领队判断力的一些怀疑,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在冲顶和下撤这个选择面前做出的最终决定。

教训:不能无组织无纪律,但也不等于就要迷信领队。尤其在危险面前,如果自己的判断和决定比领队的更加谨慎,那就选择自己的判断。领队不是万能的,更何况很多领队实在是有点不*谱。

     回忆三:留有足够余力,往往在关键时刻决定命运。

    背景:这一趟我自己除了冷(最危险是在回撤到五指峰迎风坡转向逆风坡的最后一段,已经感到有些思维迟钝,平衡感缺失),身体倒没有任何疲倦感。但装备实在是不堪再战,衣服帽子整个结冰,手套整个成了冰壳。可以想见,如果再多停留一段时间,身体热量散失肯定会越来越快。

我后来和另一位前队的兄弟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他的确是个刚入户外的新驴,体能也已经接近透支,下来之后,当晚就感觉关节剧痛,行走困难。我不禁想,如果再多走走,即使我们依然放弃冲顶回撤了,他一旦中途扛不住怎么办?我们哪怕多耽误一个小时,到了天黑,也许未必牺牲,但严重冻伤甚至摔伤是免不了的。

我自己有体会。新驴对自己体能的实际情况缺乏认识,而且往往热情很高,很多人对户外的认识就是“挑战自我,挑战极限”。当他们真的不行的时候,往往会把自己和全队拖入尴尬甚至危险的境地。

   反思:回想五指峰到主峰那段的气候,下山坡度之陡积雪之厚,地形之复杂,冷汗一阵接一阵。在那种环境下,面对全力下撤都无法保证一定可以在天黑前回到车上的情况,如果有人身体出了状况,其他人到底有多少余力给予帮助?!?!

   教训:在这种极端环境下,每个人首先要对自己负责,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每个人都有生的权力,但这并不表示你有权力以他人的生命为代价来确保你的生存。真到了极端的情况,其他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弃你而去,而不是选择和你一起面对死亡的危险,我想自己真的没啥可抱怨的。因为首先是你自己对自己不负责任!你自己都不重视自己的生命,出了状况又如何苛求他人呢?

在这种有极限状况的活动里,甚至即使是新驴面对普通强度的活动,留有余地这四个字是铁律。千万别以为户外就是挑战极限,挑战自我。如果要挑战,也一定要在确保绝对安全:比如在健身房玩跑步机,速度挑到20,随便你挑战。

铁律:留有余地。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四:切忌逞强。

   背景:在最早的一段,尤其是小飞带错路不得不原路返回从另一条路上下马威的时候,我很快就冲在最前面,并一直到下马威第二个哑口。因为我不认识路,面对岔路选择等待,然后就跟着小飞后面走了。小飞在那里抱怨昨天没睡好,身体状况不好云云。

他后来轻装冲顶,我想原因可能有几个,一是感觉之前耽误了时间,要抢时间;二是感觉前面走得有点慢,可能被“轻视”。

   当然这都只是我的猜测。

   其实我很支持户外要有竞技性。更高更快更强是体育精神的精髓,这无可厚非。户外运动有竞赛性,也自然更有吸引力,更有意思。但我觉得,作为一个领队,万万不能有这种情绪。毕竟你不是比赛场的运动员,也不是普通队员,你首先要对队员负责任。你是不是一个好领队才是关键。而领队称职与否,不是看你跑多快,而是首先看你能否安全地把队员都带回来。

   无碍,这是让我既遗憾又悲哀的一个驴友

现在看,他无疑属于那种无知无畏的新驴,对户外的认识就是挑战自我挑战极限,对自己缺乏清醒地认识。我想,他把大部队甚至前队都甩在后面,紧跟领队,率先冲顶,心里恐怕是自豪的,甚至还会为发现了自己的运动天赋感到惊喜。

代价是死亡。

而且还拖累小飞一起走向了死亡。

我依然认为,以小飞的体能和户外经验,如果不是无碍早早拖累他耽误太多时间,不会导致五点钟还在五指峰迷路,应该3点半之前就下过五指峰的背风坡,天黑左右有希望回到车上,而且一定不会死去。小飞可能会自我批评一下,然后自豪地展示登顶的照片,看着我们四个人遗憾的表情。

   我想,这应该也是小飞敢于冲顶的底气。所以他虽然逞强了,但并非一定导致自己的悲剧。

   但无碍的逞强,不但早早宣告了他自己必然死亡的命运,也为小飞的生死天平加上了至关重要的筹码。

   教训:切忌逞强。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6: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五:面对真实的死亡危险,理智思考大于感性行动。

    背景:2点10分-15分(我连手表都没带,也没相机,只能*别人事后发给我的照片推测当时的时间),我们前队殿后的4个人决定下撤,当时小飞两人已经冲顶了一段时间。4点到4点半之间的某一时刻,我们回到车上。可能五点左右收到小飞的手台:他还在五指峰附近,无碍身体出了状况。

我觉得特别费解。

   我们曾经推算过,小飞最晚在2点半应该就能完成冲顶,三点半之前能下到五指峰下面背风坡对面的树林,也就等于脱离了气候最恶劣的区域。他怎么可能5点还在五指峰“附近”?!

    从事后收集的信息,7点的时候山上的小鱼司令队收到小飞信息,他和无碍在一起,搀扶无碍找路。

   显然,面对无碍出了问题,而天黑等于难以下山的情况,小飞选择了留下来照顾无碍。而且我推测,无碍的速度不是在小飞5点通话前才下降,而是早早就不行了,所以才导致这两个人在5点才回到五指峰“附近”。

   那么合理推测:如果小飞在早先发现无碍速度急剧下降之后,立刻理智地思考,事情会不会有另一个结果?

   理智思考:天黑前至少要下到下马威附近才能脱险,而3点到5点只有两个小时。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尽快脱离高风险的恶劣气候区,回到五指峰背风坡,然后快速下撤到树林。到那个时候,小飞应该挖一个雪洞,把无碍妥善安置好,然后一个人快速下撤,下山来找救援。

   这样两个人都有生机(小飞知道无碍的位置),至少一个人可以得救。

   但从现场看,小飞他们居然选择了迎风前往五指峰另一侧的孔涧。

   这实在令人万分费解!

   要知道,五指峰就在那里!一边是陡坡一边是山峰,这个方位怎么可能搞错呢?如果不是慌乱之下没有充分冷静下来思考,是绝不可能走错方向的。

我想,小飞那个时候的心情肯定是非常复杂的。他一定意识到了,是自己不管不顾的闷头冲锋把无碍带上了绝路。他有负罪感,觉得自己作为领队要承担起责任,更不想一个人逃回来面对铺天盖地的口水,成为人人眼中的杀人犯和人渣。于是他选择豁出去和无碍同生共死,他要竭尽全力去弥补自己的过错。

   可也许就是这样的失衡心态,让他无法理智地思考,失去了生还的机会。

   反思:面对死亡的威胁,最重要的不是感性地行动,而是要更加冷静的思考。理性,在某些时候是有冷酷的一面。

   教训:理智思考大于感性行动。

发表于 2012-12-30 23: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
       每一件事故的发生都存在偶然性与必然性,偶然是不可看见不可预知的,必然也只有认命了。不过逞个人英雄主义却是非常致命的。

面对事故,PS我们的户外:
      任何一次户外探险活动,不论初级或者中级其危险都无处不在,虽然我们一直强调探险不冒险,但是在过程中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些冒险行为,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努力把这些冒险行为降到最低。
发表于 2013-1-4 08: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伤痛也只留给活着的人,每一位参加户外活动的朋友,为了同行的驴友,为了家人,请记住本次活动带给我们的血的教训-生命的代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原生态户外运动俱乐部

GMT+8, 2019-1-20 17:09 , Processed in 0.08267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